新闻动态

99.42吨镉超标大米被销毁,镉现身,细思极恐

发布时间: 2020-04-29

近日,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检查时发现一批不合格的米线,溯源后,工作人员在当地市场上查出99.42吨重金属超标的大米,并公开销毁。当地工作人员称,这批大米购自湖南省益阳市。对此,益阳市回应,决定对7家涉事企业予以立案调查。


云南镇雄销毁的近百吨重金属超标的大米,称购自湖南益阳。这些大米被碾压后,当做燃料,送进锅炉房。视频来源 :镇雄县广播电视台微信公号(00:43)


镉是一种有害重金属,进入人体可引起骨痛等症状,严重时将导致“痛痛病”。因此,镉米也被公认为“毒大米”,让人闻之色变。如今镉米重出江湖,一个镇雄县就查近百吨,这样的数字令人咋舌。7家湖南涉事企业到底生产了多少镉米,这些镉米还流向了哪些地方,有没有进入了人们的餐桌……这些问题无不令人担忧。


640.webp (7).jpg


此前,湖南曾多次爆出大米镉含量超标的问题。2013年3月,《南方日报》以"湖南问题大米流向广东餐桌"为题,报道了湖南超标大米进入广东市场的消息,让“镉”毒公之于众。2017年,湖南益阳一企业将1440.25吨本应用作饲料用途的镉严重超标稻谷所加工成的大米,销售到了口粮市场,曾令举国为之震惊,16人因此获刑。然而蹊跷的是,这次查处的镉米,产地居然又是湖南益阳,目前涉事的企业达7家之多。


湖南的某些地区,屡屡成为镉米的发源地,背后的漏洞和困境显然十分突出。2017年湖南镉米事件后,就有一个漏洞值得我们警惕,镉米虽然不能作为粮食销售,但可以做饲料用途。这恐怕也是镉米阴影挥之不去的原因所在。饲料用镉米从种植到生产销售,能不能建立起有效的防火墙,严防进入粮食市场?镉米用作饲料后,会不会在动物体内富集,给食品安全带来潜在威胁?这些疑问都亟需厘清。


20世纪初发现镉以来,镉的产量逐年增加。镉广泛应用于电镀工业、化工业、电子业和核工业等领域。镉是炼锌业的副产品,主要用在电池、染料或塑胶稳定剂,它比其它重金属更容易被农作物所吸附。相当数量的镉通过废气、废水、废渣排入环境,造成污染。污染源主要是铅锌矿,以及有色金属冶炼、电镀和用镉化合物作原料或触媒的工厂。


世界卫生组织将镉列为重点研究的食品污染物;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镉归类为人类致癌物,会对人类造成严重的健康损害;美国毒物和疾病登记署(ATSDR)将镉列为第7位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我国也是将镉列为实施排放总量控制的重点监控指标之一。

镉的常见危害


1. 急性中毒

镉为有毒元素,其化合物毒性更大。它原本以化合物形式存在,与人类生活并不交会,但工业革命释放了这个魔鬼。国外有研究推算,全球每年有2.2万吨镉进入土壤。自然界中,镉的化合物具有不同的毒性。硫化镉、硒磺酸镉的毒性较低,氧化镉、氯化镉、硫酸镉毒性较高。镉引起人中毒的剂量平均为100mg。急性中毒症状主要表现为恶心、流涎、呕吐、腹痛、腹泻,继而引起中枢神经中毒症状。严重者可因虚脱而死亡。


2. 亚慢性和慢性毒性

当环境受到镉污染后,镉可在生物体内富集,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引起慢性中毒。镉的生物半衰期为10~30年,且生物富集作用显著,即使停止接触,大部分以往蓄积的镉仍会继续停留在人体内。

长期摄入含镉食品,可使肾脏发生慢性中毒,主要是损害肾小管和肾小球,导致蛋白尿、氨基酸尿和糖尿。同时,由于个镉离子取代了骨骼中的钙离子,从而妨碍钙在骨质上的正常沉积,也妨碍骨胶原的正常固化成熟,导致软骨病。


镉米重出江湖,相应追查和治理必须追根溯源,如此问题才不至于反复。大米作为主粮,攸关民众生命健康,安全绝不容失守。